瀘州瀘御貢酒廠官方網站歡迎您!

瀘州原酒廠家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聯系我們

瀘州瀘御貢酒廠 

地址:四川瀘州瀘縣福集鎮青龍

手機:13198269056

微信:13198269056

Q Q: 814565283

E_mail:814565283@qq.com

網址:www.isabelsoccoja.com

生死時刻,原酒廠家能否熬過這個“冬天”?

生死時刻,原酒廠家能否熬過這個“冬天”?

發布日期:2020-03-02 作者: 點擊:

品質時代的紅利,原酒企業還能等到嗎?

關于“危機”的說法,很長一段時間包圍著原酒行業,但這一次,“冰川時代”或許真來了。

原酒廠家

進入2019年下半年,白酒調整形勢進一步顯現,中小企業舉步維艱,這種壓力匯聚傳導至上游,諸多原酒企業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際。


原酒賣給誰?


“今年前三季度,成都產區的原酒企業,除個別規模以上酒企之外,整體較為低迷?!?/p>


面對云酒頭條有關中小原酒企業的提問,成都酒協負責人如是回答。


邛崍某原酒企業董事長張維(化名)向云酒頭條表示,進入2019年,公司營收未降,但利潤下降了15%,已經處于盈虧平衡邊緣。


張維的公司主要向河南中小酒企供應原酒,名酒下沉后中小酒企生存艱難,原酒下游客戶生意難做,采購量下降,只因為還有客戶采購部分高端調味酒,公司勉強度日。


產品滯銷,張維只得加大原酒儲存力度,指望依靠“新酒變老酒”賺錢。但原酒存儲需要大量周轉資金,7%-10%的貸款利息,嚴重侵蝕了本就不高的利潤,加上環保投入近百萬,公司的生存壓力極大。


原酒企業的生存危機,源自大量中小企業的需求萎縮,原酒無處可賣,直接將原酒企業逼入絕境。以邛崍、大邑、崇州等區域為例,據當地業內人士介紹,原酒企業約半數處于停產狀態,一些在開工企業也只是完成小額訂單。


從數據來看,2016年,全國白酒產量1358.4萬千升,2017年減少至1198.1萬千升,2018年進一步縮減至871.2萬千升,這其中或許存在統計調整的因素,但白酒產能淘汰趨勢已十分明顯。


應當指出的是,川酒本身的強勁增長表現,在很大程度上還掩蓋了白酒產量下滑的事實。今年前8個月,四川省白酒累計產量230.40萬千升,同比增長7.67%,同期全國白酒總產量增長僅為6.46萬千升??梢酝扑?,如果除去川酒17.67萬千升的增量,整個白酒行業產量將下滑11.21萬千升。


作為四川原酒采購大戶的幾個產區板塊,又是什么情況呢?


2019年1-8月,山東省白酒累計產量32.38萬千升,同比下滑7.80%;安徽省白酒累計產量21.45萬千升,同比下滑12.58%;河南省白酒累計產量19.47萬千升,同比下滑6.71%,這幾個傳統意義上的白酒生產大省,產量下滑比例均超過5%。而在2018年,河南與山東的白酒產量下滑比例更是高達168%與162%。


川酒的產量增長,更多來自“六朵金花”的集體強勢增長,以及“十朵小金花”為代表的腰部力量整體崛起,而作為“腿部力量”重要組成部分的原酒企業,正面臨著原酒無處可賣的巨大危機。


品質時代的紅利,原酒企業還能等到嗎?


行業整體產能縮減,川酒產量持續遞增,這一現象普遍被視為“白酒品質時代”全面到來的顯著訊號。但對于為數眾多的中小型原酒企業,恐怕已很難堅持到分享品質紅利的那一天了。


在從事多年原酒生意的瀨溪河酒業董事長賴爾明看來,中小原酒企業正背負著多重復合壓力,市場需求體量下降,對品質要求卻不斷提升。川外酒企采購優質原酒,一般首選高洲酒業等知名度高、規模優勢顯著的原酒廠,“如果中小酒企繼續主攻低端原酒,毛利率下降到10%-20%,附加值很低;如果企業希望進行通過技改,增加存儲年份提升酒質贏利,投入大,利息高,企業幾乎無法承受?!?/p>


現實的致命威脅正在于此,中小原酒企業意圖轉型升級,加大高端原酒生產,這卻可能在短時間內成為“Z后一根稻草”,在享受品質紅利之前,已將企業壓垮。


在此前媒體報道中,這種現象已有所表現。


幾年前,幾乎各大銀行都有專門的貸款專員攻關酒業,中小原酒企業可通過原酒質押拿到貸款,而現在隨著行業風向轉變,原酒企業融資難度大大增加,更多企業主只能選擇民間借貸艱難求生。


在成都市酒業協會秘書長溫立國看來,四川原酒小規模酒企眾多,體量偏小、資金短缺、抗風險能力弱。由于生產和資金的雙重局限,使其在“名酒價值回歸、品質需求升級”為主導的酒業復蘇中享受紅利較少。


現階段的企業生存困境,很可能在不久后發展為大規模的原酒分化與整合,“未來四川原酒行業可能出現2-3個10億級領軍企業、5-10個億元級腰部企業?!?/p>


從目前的川酒產業格局看,真正具有品質、規模優勢的原酒企業為數不多,僅有10億級的高洲酒業,數億銷售規模的蜀之源、漁樵集團等少數幾個,以中小型原酒企業為重要組成部分的川酒“腿部”群體,銷售規模達到1300億之多,大部分卻是銷售額在幾千萬甚至更低水平的“螞蟻軍團”,其今后命運走勢又將如何?


產業創新背后的“微笑曲線”


與生存危機同時發生的,是四川原酒產業的深層次創新。


四川釀酒研究所副所長楊官榮認為,從市場需求看,白酒需求總量確實有所下降,“但高水平原酒價格以及純糧固態原酒需求,依然保持上升。如果原酒品質不出色,產品屬于大路貨,自然就會感到生意難做?!?/p>


楊官榮指出,原酒企業要提升產品品質、強化技術服務,就要加大生產和技術投入,同時引入高水平人才和團隊,為客戶提供好的技術支持和服務,才能增加客情黏度,成為供應鏈上必不可少的一環。


而原酒企業轉型、升級的關鍵動力與推手,便來自超前的川酒產業創新。


2017年-2019年,川酒集團、四川原酒產業聯盟、四川發展純糧原酒股權投資基金相繼成立。四川金三角原酒股份有限公司,也在規劃設立中。


川酒集團具有國企身份,成立兩年多來,其通過在瀘州、宜賓、成都等地整合和建設生產基地,與200余家酒企達成合作。川酒集團董事長曹勇表示,川酒集團致力于成為“中國優質的基酒生產供應商、中國優秀的國優品牌整合商、中國優異的酒類產品經銷商”。


其中,成為優質的基酒生產供應商,在整個愿景體系中具有重要的基礎作用。川酒集團將發揮全產業鏈服務優勢,為優質基酒企業提供酒體研發、品牌管理、專業技術指導、供應鏈管理、保理、基金等綜合服務,Z終實現優質酒類資源的共享、互利、共贏。


四川原酒產業聯盟是由四川中國白酒金三角酒業協會組織成立的酒企合作組織,其提出建立原酒統一質量標準體系,并積極向產業鏈服務商轉變,走原酒品牌化道路,組建原酒基金,通過系列舉措,助力原酒企業升級換代。


四川發展純糧原酒股權投資基金作為資本力量,則是鎖定原酒收儲、原酒銷售、資產管理(白酒金融)、技術服務四大板塊,通過“酒業基金平臺+原酒酒窖集群”合作,與瀘州、宜賓等地60多家規模以上酒企攜手,穩定合作窖池1.5萬多口,建立了收儲容量6萬多噸的原酒存儲庫,涵蓋七大基地。


企業層面的轉變同樣值得關注。高洲酒業基于自身優勢基礎,開啟了原酒品牌化零售、成品酒合作開發、大規模原酒輸出的三駕馬車模式,成功轉型至高質量、高價值發展的新階段;蜀之源酒業依托自然區位優勢,推出“原酒體驗營銷”模式。同時,蜀之源還與酒傳文化傳媒合作,加碼流通產品的開發與市場運營,借助酒傳的平臺優勢,實現原酒到商品酒的動能轉換,助推品牌傳播與產品創新,在2019年實現了營收、利潤的同步增長。


而在更微觀層面,四川的中小原酒企業甚至進化出了“新物種”。


相關標簽:瀘州原酒廠家,瀘州原酒企業,原酒批發

Z近瀏覽:

Powered by 祥云平臺  技術支持:大浪科技
熱推產品  |  主營區域: 瀘州
在線客服
分享
2021天天操